♞妳陸♞

最喜欢裘杰
其他只要是您喜欢的我都喜欢
文章随时会删w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支持❤

阴阳师乙女

ooc

切.玉.蛇.连.荒.

部分整理自叨叨记账

逐渐走偏jpg.


一.鬼切

“阿切,你看,这风景漂亮吗?”

鬼切顺着你的手指看去,仰头看看蔚蓝的天,又悄悄歪头瞄瞄你开心的神情,脸颊已是红了大半。

“主人,下次也一定要带鬼切一起出来。”

“我担心您的安全。”


“如果...下次主人要求鬼切做一些过分的事情,鬼切也会答应的哦。”


二.玉藻前

“玉玉,你看这风景漂亮吗?”

大狐狸叠起展开的纸扇,狡黠的眼珠没有看向美丽的风景,却是在你的身上游来走去。


“我在想,如果小姑娘脱下这碍事的衣裙,可比这风景还美丽呢~”


((´・_・`)玉藻前撩人之你犯规)


三.八岐大蛇

“邪神大人,您看这风景漂亮吗?”

你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却引来他一脸愁容。

你正觉得奇怪,妖媚的大蛇却俯下身子,两根手指托了你的下巴。


“玩归玩,漂亮归漂亮,你有我一个就够了,不许和其他狗男人走那么近。”


(哦,哦...)


四.一目连

“连连,你看这风景漂亮吗?”

风神大人盯着你的脸看久了,差点连这句话都没听到,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堪,害羞的风神还呡了一口茶水。


“大人...下次向我告白可以直接说的。”


五.荒

“荒大人,您看这风景...”

你还没有说完,荒便弯了腰浅浅地亲了你一口。

“... ...”

看你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还有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荒忍不住掩嘴笑起来,然后又装作正经的样子,整理了长发斜你一眼。


“以后不要用这种手段悄悄搓我头发。”


关于为何笛捷尔闷闷不乐

ooc

不正经警告


圣域宇宙频道。


卡路迪亚:喂喂阿释密达什么时候过来看电影啊,我和笛捷尔等了好久啊,在电影院外面吹的风要冷死我了!


笛捷尔:...这只蝎子你可消停会吧,你吹的是我的风...


阿释密达:我...我还堵在路上。


卡路迪亞:蛤???你搞什么呢?


笛捷尔(嫌弃):这只蝎子你可闭嘴吧,不是你指甲太尖帮阿释换车轮胎的时候把车轮都扎破了,人家能不来?


卡路迪亞(对手指):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车轮胎那么弱不禁风...


笛捷尔:你得了吧,那部车可是沙加亲自帮阿释调的款式啊。


卡路迪亞:所以他那么难过吗?


笛捷尔:我觉得阿释不是难过而是生气了吧。


卡路迪亞: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


笛捷尔(青筋):你有没有想起来一个星期前是谁把卡妙送我的冰雕砸坏了?恩?


(空气下降了十度)


卡路迪亞:哎呀哎呀电影还有二十分钟才开播别急慢慢来嘛阿释!


阿释:...(想回苦行林jpg.)


雅柏菲卡: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你们取了电影票了吗?


卡路迪亞:取了,你们这么慢啊!


笛捷尔:你们别管他...(叹气)


卡路迪亞:等一下...“我们”?雅柏你和谁来的?你不是和阿释来的吗?


雅柏菲卡:没有啊,阿释住的远所以才要开车啊,话说阿释呢?一般他都会早点到的?


笛捷尔:没事没事,他说有点不舒服所以晚点来。


雅柏菲卡:?怎么了,阿释不舒服吗?他生病了?


笛捷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听他说了,白血病是可以换骨髓的。


雅柏菲卡:???什么?所以阿释最近才要剪短发了吗?原来又要回归无发(光头)了?


笛捷尔:对的,而且风寒和感冒早期发现也是可以治愈的。


卡路迪亞(不明所以):被你吹的?


笛捷尔(咬牙):对,被我...吹的


阿斯普洛斯:?你们在聊什么,貌似很有趣?


雅柏菲卡:似乎是疾病的疗养方式。


阿斯普洛斯(看看四周):我没来错地方吧?你们难道是来集体挂号的?


雅柏菲卡(托下巴):你来错了,这里是精神病院哦。


阿斯普洛斯:羊咩咩和虎嗷嗷呢?不来吗?


笛捷尔:他们也生病了...恋爱病...治不好。


卡路迪亞:哦吼,那我和笛子就是带病陪你们看电影啊,感谢我们吧!


笛捷尔:您能不能闭嘴,双足飞龙送的指甲钳都不能封住你的嘴,要不下次我向狮鹫大人要一点丝线缝。


米诺斯:雅柏,咖啡给你!顺便问问我们的票是邻座吗?


笛捷尔:如果我告诉您的话,能否借用一些丝线?


米诺斯:?你们要我的牙线干什么。


阿斯普洛斯:你们都不在意为什么天贵星的小宇宙和我们在一个频道上吗?!


阿释密达:...佛曰,不可说。


雅柏菲卡:阿释,你来了!我们大家就靠你了!只有你看不见!


阿释密达:虽然很不想知道...但是你们看的是...恐怖片吗?


卡路迪亞:是的!在七夕看恐怖片是不是特别有新意!


米诺斯:...蝎子你看这块洗衣板好有新意哦,让人忍不住上去摩擦摩擦膝盖。


笛捷尔(强颜欢笑):各位,我们进去吧。


雅柏菲卡(按住米诺斯的脑袋):没事啊,大家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阿斯普洛斯: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今天七夕的爱情片我们不能看?


米诺斯:其实是拉达他...带上副官包场了,那正好是最后一场。


众人:( ’ - ’ * )...


阿斯普洛斯:我们以后还是改改圣域频道吧,这样会泄露机密的。


阿释密达:嗯。


雅柏菲卡:米诺斯我不是让你把额头的头发剪掉吗,你知道看完恐怖片之后你这样的造型会吓到多少人吗?


米诺斯:剪掉了我还是米诺斯吗,那可是我的标(本)志(体)。


卡路迪亞:你们还看不看啊。


笛捷尔(生气):闭嘴!


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飞机上摸了一只杰克。

时隔亿万年的指绘。
(´・_・`)因为觉得自己画不好一直没画然后上色随便拿喷枪抹了两下 🔫

阴阳师乙女

ooc

年龄操作




鬼切.


如果没有碰到源氏,他会怎么样呢。

作为大江山的妖怪,一直存活下去,和鬼王一起保护着弱小的妖怪,守护着大江山,和人类几乎没有来往。


是在烂漫天真的年纪,白衣少年还散发着翩翩风采,一蹦一跳地跑。他扑进少女怀里,柔软的白色发丝随风扬起,溢满了快乐。

少女看着他这幅样子,自然是十分欢喜。

他悄悄歪了脑袋,瞄见少女藏在身后的行装。鬼切心里一急,随即用力往下扯扯她衣角,有些迫切。


“主人这就要走了吗?”


“不要这么说,源大人怕会生气,你是他的式神。”

“是主人您召唤我的!我不理会其他的人。”

这样执着的少年,甚至让少女怀疑他的身份。

妖,人,亦或是傀儡?

鬼切蹭蹭少女拖下的衣摆,自顾自地玩去了。

“嘛,算了。”


鬼切挽起裤脚,踏进了清澈的小溪里。鱼群敏捷地游来游去,溅起一层层水花,在空中穿透阳光,折射了耀眼的光线。

“主人,您要吃鱼吗?”

“不必迁就我。” 少女回答。


少年便忙活了起来,一会抓了几条鲜鱼,一会又摘了些野果,还拔了些花朵塞到少女嘴里。

“主人,舔些花液罢?可甜了。”


夕阳在两人的背后悄然拉下帷幕了,鬼切带着一身的花刺和半身的灰尘,跌跌撞撞跑到少女面前。

“主人,鬼切的头发脏了,不知您是否同意鬼切自行沐浴?”

少女淡淡一笑,撑着地面站起身来。“我来帮你。”


鬼切散下白发,将发带叼在唇角,衣服被麻溜溜脱在一旁,少女刚要去帮他把缠在腰间的绷带绕下来,却被鬼切挡下了伸出的手。

“主...主人,不必取下这个...”

脸上一片夕阳的红晕。


入水。

少女把鬼切的湿发散在肩上,转身拽条白色毛巾,围在他脖子上。鬼切拉下毛巾,歪下头发随意地擦了擦,不难看出他心慌意乱的神情。

“不知问你这些是否合适,只是你在晚上好像长大了不少。” 少女接过花枝,放进嘴里含。


“是,事实如此。”

“这样啊,那么...源大人很快便要将你唤走了。” 少女不禁有些失落,搭住鬼切的手,眼珠转了方向,看向这个面容姣好的白发少年,心里也是软了几分。

鬼切方才才拢起半湿半干的白发,胸前的衣服被水珠亲润地几乎通体透明,结实的胸膛下一秒便贴上少女的肩膀,脸也搁在了少女的脖颈中间,白发蹭地她心痒。少女便空了一只手,伸上少年头顶,爱怜地揉上几下。

“主人...您碰到我的角了。”

“是这样...抱歉,对于你们鬼族婚姻的习惯记得不太清楚了。”


少女说完,靠上了鬼切的肩膀,黑色的头发垂在他的肩上。鬼切拾起散落的黑发,移近鼻尖闻了闻,在少女朦胧的睡眼中俯下脸庞亲吻她。

“鬼,鬼切...?你在干什么...?”


两对唇轻轻地揉动,鬼切触碰少女柔嫩的脸颊,吻过她的眼睛,又吻了她的额头,最后再一次用温热的舌尖撬开她的齿,点着她红润的唇瓣。


“主人,我们逃走罢。”


少女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鬼切以吻封住了半开的唇口。

他缓缓睁开半闭的双眼,红色瞳孔里满是融化了的冰。


一汪柔情的潭水。

少女愣了,手腕上传来的痛觉使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回过神来,经历了源家欺骗的付丧神从那幅乖巧的样子变回了原本的白发少年,黑白和服滴着同族和人类的鲜血,虽是当初那般模样,但是单纯和美好的愿望早已经随这无数次的杀戮晕染在一潭潭鲜血里。

白发少年似乎变成了一具没有理智的行尸走肉,明明身边没有敌人了,他还是怒吼着,不时还咳出些黑血来,身上的伤口光用绷带是掩盖不住疼痛的,几乎是半爬半走地跌到了少女面前。

少女开始是惊恐,但很快心疼就溢过了她所有的心情。

“鬼切!”

期待着鬼切再带着喜悦的心情喊一次“主人”,但是鬼切已经完全失控了。


少女啜着泪走上前去,却被他狠狠推开。

像一头狼,一头打了败仗的狼,失控地撞来撞去,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呜...呜啊...!”

白发少年那以往晶莹剔透的红色瞳孔,此时像流了血一般鲜红令人恐惧,少女不顾他的推阻紧紧地搂住他,身体颤抖着,指尖触碰到鬼切因为无意义的战斗而留下的刀疤,泪水已是流了满面。


“切...对不起...对不起...”

“...主人”


“呜...呜啊...”

鬼切环上少女的脖颈,忍不住啜啜地哭出来,然后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鬼切...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少女捧住他伤痕累累的脸,吻了他。

“我在这...切...我在。”


带着腥味的风此时变得柔和,鸟儿演唱的也不是凯歌而是宁静的夜曲。

一切都结束了,虽然结果是一样的。


他抬头,含着泪水笑了。

“主人以后,也将属于鬼切了。”




讨厌抄袭 (ー`´ー)


拉连▼关于吃饭

ooc

cp拉连

微量米雅
@城百里 您的拉连❤时差抱歉

“大人,我给您拿来了饭菜,您赶紧吃些。”

巴连达因把刚刚打包好的饭菜往上司面前推。

“可以,先放这里吧,谢谢。”

巴连达因看向拉达曼提斯,双足飞龙的眼睛一点都没有离开电脑屏幕的意思。

“大人...您该吃饭了,现在已是傍晚了。”

“唉...谢谢你,不过哈迪斯大人吩咐我要做好的。”

“真是没办法呢,小巴你就放在那里吧,雅柏做的饭可好吃了,你也来吃点?” 一旁的狮鹫大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可是我担心大人他...他好久没休息了。”

“死不了死不了,你别管他了。” 米诺斯摆摆手,示意巴连达因先去休息。

“米诺斯你够了,我吃就是了。”

“不,哈迪斯大人认为您能够胜任这件事情,您就一定可以,作为我们的神,哈迪斯大人的判断一定是正确的。所以还请您为了大义着想,尽快完成这项工作,我会帮助您的!”

“不,等一下,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拉达摸不着头脑。

___________▼

潘多拉:所以这就是艾亚哥斯和米诺斯你们两个人笑了一晚上的原因?统统扣工资!

路尼:潘多拉大人,米诺斯大人和艾亚哥斯他...回老家了。

潘多拉:还事先又准备是吧,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路尼,禀告哈迪斯大人,我去把克里特岛和尼泊尔炸了。

路尼(ー`´ー):大人您冷静,就算哈迪斯大人同意了,波塞冬大人,和雅典娜大人也不会同意的...

阴阳师乙女

ooc

部分整理自叨叨记账

玉_蛇_连_切

一.玉藻前

“玉藻前大人,早餐喝巧克力可可怎么样?”

“昨天已经喝过了哟~小姑娘,说好今天喝茶的。”

棕色的大狐狸思索一会儿,勾起抹上绯红妆色的眼角,笑盈盈地轻声回答。

“唔...”

有些不开心了。

大狐狸看你这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叹了口气,便轻手轻脚将毛茸茸的大尾巴伸到你手里,绒绒的尾巴尖还摇了摇。

“不是喜欢揉我尾巴吗,嗯?”

二.八岐大蛇

“邪神大人,今天早餐喝巧克力可可吗?”

紫黑色的大蛇在餐桌对面撑脸看着你,眉眼向上挑了挑。

“小樱花,你不要你的身材了吗?”

用无可奈何的语气说完这句话,邪神已是撇起了染上淡紫唇色的嘴角。

想喝,就是想喝,要你寡。

不满的哼了一声。

“...小樱花要喜提两百斤了么?”

你欲言又止。

“胖胖的小樱花...”

他思索一会。

“也有别样的观赏价值呢。”

三.一目连

“连连,早餐喝巧克力可可吗?”

刚刚才从厨房端来茶水的风神大人听到这句话,愣了神。

“啊...大人,抱歉,我在现世听说这种饮料并不适合经常饮用呢....”

有些失望,你便应允了,坐着一脸无奈。

“大人,”

风神掀起长长的和服外衣,伸手撩开和服下摆,白晳的小腿便无遗地露了出来。

“如果大人您愿意,吾可以帮您做。”

不了不了,光是风神这一无邪的笑面便是亦如柔情蜜意般甜美。

四.鬼切

“阿切,早餐喝巧克力可可吗?”

“主人,这些饮品怕是不太健康,对您的身体不好。”

他黑色长发垂到胸前,纯色和服敞开领口。

“鬼切说过很多次了吧?”

突然想起之前鬼切因为你背着他偷偷抱着一大堆零食回家而生气的事情,你便一声也不敢出。

白头发都被气出来了,鬼角中了魅妖似的锋利,一不小心就会被捅死吧,想想都不好了。

这把刀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嗜血,除去他付丧神的身份,鬼切不过就是一只喜欢粘着主人的狗狗。

“鬼切对您是十分担心呢。”

既然这么说了,不就是不想喝巧克力吗。

“不喝就是了。”

有些无奈,对于这把粘人的刀。

bb

对的,我是个玻璃心文画手,关注了就不要取关了好叭


这首歌应该适合荒连
讲苍风被人类欺骗剥削后变得温柔,但是被心疼的荒斥责溺爱之类的。
(真的很甜)